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道法自然

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铁样的人生——悼念史铁生先生  

2011-01-06 08:16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著名作家史铁生先生于2010年的最后一天去世了,我在网上得知这一消息时感到有些突然,转念一想又在意料之中,想想看:年轻时双腿瘫痪,中年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,一直靠透析维持生命的人,能支撑到花甲之年,已经是创造了一个生命奇迹了,这一方面是医学进步的结果,另一方面是他具有钢铁般的意志,套用一句网络俗语:“他具有史上最铁的人生”。他曾经说过“一个人,出生了,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,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;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,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,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。”

      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也曾经说过:“人是一个会思考的芦苇”。就史铁生的身体来说,他的芦苇似乎比一般人更易折断,然而,他的思想和意志品格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坚不可摧。史铁生1951年生于北京。1969年赴延安插队,1972年双腿瘫痪回到北京。1974年始在某街道工厂做工,七年后因病情加重回家疗养。1979年开始带着羸弱的病躯发表文学作品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我的遥远的清平湾》、《礼拜日》、《命若琴弦》、《往事等;散文随笔集《自言自语》、《我与地坛》、《病隙碎笔》等;长篇小说《务虚笔记》以及《史铁生作品集》。曾先后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、鲁迅文学奖,以及多种全国文学刊物奖。一些作品被译成英、法、日等文字。2002年,史铁生荣获华语文学传播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,同年,《病隙碎笔》获首届“老舍散文奖”一等奖。他是我非常崇敬的作家之一,在他众多作品中尤其喜欢《我与地坛》这篇散文和《命若琴弦》这部小说。在这篇散文中,他说“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,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”,提出了生死和怎样活的问题;然后就写自己母亲是如何在园里苦苦寻他;写了地坛的四季和人物:一对散步的老夫妇,一个热爱唱歌的小伙子,一个卓尔不群喜好饮酒的老头,一个素朴并优雅的学理工的女知识分子,一个倒霉而有天赋的长跑家,一个漂亮而不幸的“弱智”的小姑娘和保护她的哥哥。然后又归结到苦难的命运,专注于“心魂”的拷问与思量,执著于形而上的思辨,重新提出“要不要去死”、“为什么活”、“干嘛要写作”的终极性精神哲学问题,认为“希望与绝望,他们的领地只有两处:心与坟墓。”最后作了这样的结束语:“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。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,大可忽略不计。”小说《命若琴弦》说得是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弹三弦琴的老瞎子师傅在临终前告诉他的瞎子徒弟,有一张复明药方,但非要弹断一千根琴弦,否则就不灵。这张药方支撑着瞎子走过了七十多个春夏秋冬,瞎子唯一的人生目标就是将一千根琴弦弹断,以图看到世界一眼。后来,瞎子发现复明药方不过白纸一张,复明计划失败,他又对自己的徒弟小瞎子说:“是我记错了,是一千二百根,师傅记错了,记住,是一千二百根!”瞎子知道,这一千二百根琴弦意味着什么。这意味着小瞎子的生命。他们的生命就寄托在脆弱的琴弦上,琴弦脆弱但有韧性,人的生命也应该如此吧!

作者为老瞎子和小瞎子设计了一个人生的目标,可却又不让他们去实现。因为实现,等于破灭。瞎子找到药方,发现只是一张白纸的时候,才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。可破灭,终究还是破灭,他不可能回到从前,不可能再有以前生活的热情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怎么让小瞎子坚强地活下去。这部小说的寓意是非常深刻的,我认为它的高度甚至可以和鲁迅的小说相媲美。

在读史铁生的文章时,常会使我想起加缪。加缪认为荒谬是人与世界之间联系的唯一纽带,荒谬是不可能被消除的,人只能带着裂痕生活。但是人必须超越荒谬,在荒谬的生活中获得意义。史铁生也是这样。他意识到人生的困境和残缺,却将它们看作获得生命意义的题中应有之义。如果没有孤独,爱就失去了意义;如果没有欲望的痛苦,就得不到实现欲望的欢乐;如果人永远不死,将变得乏味透顶。生命的残缺,人生的虚无状态,反而为人战胜自己,超越困境和证明存在的意义敞开了可能性空间。

人的生存是荒谬的,没有任何理由,但在一个理想主义者看来,必须赋予它以意义,必须有东西证明它的意义。只有人才把怎样活着看得比活着本身更要紧,只有人在顽固地追问并要求着生存的意义。对生存意义的追问,是人文精神的骨髓所在,也是人区别与动物的主要标志。人必须选择一种东西作为生存意义的证明。

   史铁生先生还特别崇拜美国田径名将刘易斯,他说过:“我希望既有一个健美的躯体又有一个了悟人生意义的灵魂,我希望二者兼得。但前者可以祈望上帝的恩赐,后者却必须在千难万苦中靠自己去获取。 ”然而,再强大的身躯对于亘古的宇宙来说还是速朽,唯有精神的强大才能超越时空,永垂不朽!史铁生先生就是一个精神强大的人,让我们永远记住他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