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道法自然

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邂逅苏雪林  

2013-11-15 16:35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苏雪林何许人也?今年深秋的一天,我和一位朋友去黄山区拜访一位得道高僧,路过一个叫岭下村的地方,路旁的指示牌上赫然写到“苏雪林故居”,我们感到好奇,便在路旁停下车来,这是一座典型的皖南山区小村庄,一条小河穿村而过,河上架起几座小石桥把两岸的村子连在一起,村头有一座“苏氏宗祠”,
邂逅苏雪林 - jxrscym2008 - 道法自然
 现已辟为村文化站;村子里凡是老房子都是徽派建筑,苏雪林故居其中之一,它临河而建,显得有些别致,其名曰:“海宁学舍”。

邂逅苏雪林 - jxrscym2008 - 道法自然

 苏雪林,原名苏小梅,学名苏梅,字雪林,笔名绿漪女士。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,她就与冰心、丁玲、冯沅君、凌叔华并称“中国五大女作家”。她笔耕80载,执教50秋,出版著作达50部之多,是集作家、画家、学者于一身的罕见的中国文坛女杰。
    苏氏家族发脉于四川眉山,为宋代文学家苏辙后裔。500多年前苏家世祖苏继芳做铜陵县令时,看中岭下这块三面环山流水向南的宝地,便定居下来。民国之初,苏雪林祖父苏运卿辞官返乡大兴土木, “海宁学舍”,缘于他在外曾任浙江海宁知府,有兴学重教的美誉,晚年回乡给儿孙辈办私塾学堂,仍然难忘海宁为官的风光。童年和少年的苏雪林,在这里度过许多无忧的时光。
     苏雪林虽然是个小姑娘,但得益于祖辈的书香门第,也在私塾有一席之地。她天资聪颖,且与顽皮不羁的公子哥不同,格外珍惜读书的机会,尤其喜欢吟诵明代性灵派诗人袁枚的《小仓山房诗集》。13岁时,她灵感突发写下了七绝《种花》:“满地残红绿满枝,宵来风雨太凄其。荷锄且种海棠去,蝴蝶随人过小池。”她平生的第一首诗清新雅致,如此出手不凡,叫大人们十分惊奇,赞叹良久。
    苏雪林出生于1896年,到1998年已是当年“中国五大女作家”中唯一的在世者。3月24日,她在台湾的台南度过103岁生日。5月29日,她在学生唐亦男教授的陪同下,经香港中转,踏上跨越海峡返回故里的千里路途。1925年,她离开家乡赴苏州教书,从此再没回过岭下苏家村,满头黑发的姑娘成为白发飘飘的老者。
    苏雪林回村的那天,岭下苏家村像过节似的喜庆而热闹。全村男女老少近千人拥到村头,笑声掌声里噼哩啪啦地点燃了鞭炮。乡亲们用准备好的滑杆绑在轮椅上,把苏雪林抬到“海宁学舍”旁的老桂树下。
    山村依旧清丽,乡音依旧亲切,只是岁月无情,故人难觅。当苏雪林被抬出“海宁学舍”,走上石条铺成的巷道不一会儿,她示意滑杆在旁边的一家院落前暂停。原来,眼前这典型的皖南民居建筑,便是苏雪林新婚的居所。
    

邂逅苏雪林 - jxrscym2008 - 道法自然

 苏雪林望着这个熟悉的宅院,感慨和沉思是复杂的。她的婚姻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虽然新郎门当户对,也是读工科的饱学之士,喜庆之时仍种下了不幸的种子。后来因为性格不合等因素,苏雪林终于与丈夫离异。她把丰富的感情交给了文学,与姐姐相依为伴,一直独身到垂暮之年。现又见到新婚的居所,她眼里涌出了泪水……
    苏雪林想去正规学校读书,这在苏氏家族的女孩子中没有先例。“几回都想跳下林中深涧自杀,若非母亲因为对女儿的慈爱,战胜了对尊长的服从,带我和堂妹至省投考,则我这一小命也许早结束于水中了。”
    父辈人不会想到,在他们看来不听话的小女苏雪林,不是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,日后竟成就一番事业,成为苏氏家族的佼佼者。虽然族谱载事的习惯是记男不记女,可苏雪林是个例外。根据岭下苏氏族谱,苏雪林是宋朝文豪苏辙第38代嫡孙,为苏氏家族争了光,自然是苏氏门庭的骄傲。谁能说女子生来不如男呢?
    苏雪林不信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她出外求学,出洋留学,成名后不忘报效祖国。抗战期间,苏雪林曾将嫁妆、薪俸、稿酬合两根重五十两三钱的金条取出,捐献给前线抗日将士。这件事登在报纸上,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。
    苏雪林尽管远离家乡,乡土观念却丝毫不曾减弱。在她的大量散文随笔中,家乡是她源源不断的生动素材。她用清新的笔触,写父亲、母亲、姐姐,写山村的过年轶事,写儿时的种种印象,一篇篇美文渗透着她的细腻感受。1993年,她在台湾出版《苏雪林山水》,收入75幅美术精品,竟然都是描述岭下苏家村和黄山的风景;而此时,她凭的只是半个世纪前的记忆,那记忆如同封存地窖的老酒那样芬芳浓郁。
    1999年4月21日,苏雪林在台南辞世,终年104岁。她生命的最后一年得以返乡,亲眼看到无法忘怀的山光水色,可谓临终梦圆,死而无憾。早几年,照料苏雪林生活起居的姐姐去世后,伤心万分的苏雪林把姐姐安葬在台南的陵园,并在姐姐坟头旁边买了块墓地,准备与姐姐永远相伴。从家乡返回台南,她重新安排自己的后事,把台南的墓地送给已经年高古稀的外甥,对他说:“将来,你在台南陪你的妈妈,我要去陪我的妈妈了。”
    经苏雪林弟子联络,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,从故乡走出去的苏雪林又回到了故乡。苏雪林母亲安息在岭下苏家村的凤形山,苏雪林骨灰埋在母亲墓的下方。走进白色大理石雕成的护栏,只见青石碑刻有“苏雪林教授之墓”,背面刻有“棘心不死绿天永存”(长篇小说《棘心》和散文集《绿天》是苏雪林的成名作)。
    岭下苏家村是苏雪林成长的起点,曾经是她坚决要离去的地方,然而也是她至死爱恋的地方,是她的人生终点。可以说,在远方奋斗了一生的皖南女子苏雪林,静静地安息在故土,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诗意之美的句号。“我深信我的母亲常在我身边,直到我最后的一日。”苏雪林1939年深情地写进她散文里的这句话,半个世纪过后真的成了她的预言。母亲给她以生命和血肉,而故乡则是她的另一个母亲,养育了她的灵魂。
     尽管苏雪林的文坛业绩有待专家学者的研究,包括她经历两个世纪的风雨,有过许多的是是非非,但她的故乡不会在乎这些,一个山里姑娘走出去需要怎样的勇气,故乡人最清楚。在他们看来,苏雪林的一切都是可以谅解的,因为她把小小的岭下苏家村带给了外面的世界。百岁文星苏雪林,永远是故乡的自豪。

邂逅苏雪林 - jxrscym2008 - 道法自然

 

邂逅苏雪林 - jxrscym2008 - 道法自然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2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